【你有多美】逆行,是为了更好地回家---------一个苏州ICU医生的鼠年春节

2020-02-07 来源: 北方网

内容提要:酒店的楼下,有片树林,清晨的鸟鸣,透着点兴奋。窗帘的缝隙,有微光初现,6点的天,已开始亮了。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快报

酒店的楼下,有片树林,清晨的鸟鸣,透着点兴奋。窗帘的缝隙,有微光初现,6点的天,已开始亮了。

这个春节,街市异常安静,回暖的天气,也没能给这座城市带来人潮和欢闹。

这一切,都源于一个戴着皇冠的病毒:新型冠状病毒。

2003年,班里同学在各个医院,出于对医学生的保护,停止了实习工作。因为SARS,那年的毕业典礼也取消了,同窗五年匆匆散去。

如果说那年的SARS,我只是见证者,17年后的今天,我正在ICU临床一线,直面着这个事件。

初一白班、初二夜班、初四卫生系统联合培训、初六发热门诊培训、初九开始支援五院ICU。

从医以来,早没了假期概念,但至少可以感受到节日的氛围。

记不清多少个春节,都会在深夜,站在ICU窗口,俯瞰这座城市,小桥、流水、人家,这份宁谧里,有自己的一份守护,内心会泛起一丝丝感动。

这个春节却变了,初二夜班,下着雨,窗外的灯影影绰绰,暗淡许多,依然是枕水人家,宁静里却多了担忧和不安。

工作依旧如常,急诊抢救室在心肺复苏,监护室病人在做血浆置换,负压病房住着流感危重病人......

忙碌的背后,更关注的,是新型冠状病毒在武汉的流行。

每天,各种信息接踵而至,疑惑、惶恐、感动、悲伤、愤懑......,全民网络的时代,各种情感交杂在一起,伴随着一串串数字和数字后面的故事,起起落落,悲欣交集。

没去过武汉,只知那里有名满天下的黄鹤楼,崔颢的“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千年后读来依然让人心生怅然。

这个在唐诗中意蕴悠长的城市,如今却成了疫情地图中颜色最深的部分,牵动着无数人的心。

初四,科室两名男护士支援武汉,其中一位是我们外科一支部的,那天他在微信中发了张图片,上面是这样一段话:哪有什么白衣天使,不过是一群孩子换了一身衣服,学着前辈一样,治病救人和死神抢人罢了。

在ICU工作多年,每天都和死神抢人,但看到这段近期在医疗界广泛转发的文字,还是禁不住热泪盈眶。

所谓的天使,其实只是一群穿着白衣的普通人,有血有肉,也会害怕死亡,也会担心家人。

近期几起伤医事件,我们来不及愤怒和悲痛,就要投入到这场疫情战斗了。

这时,医务人员被赋予了另一个称谓:逆行者。

网上给“逆行者”注解:疫情中最富勇气的奔跑,不是朝着家的方向,不是走向安全的后方,而是去往战“疫”最前线,深入最危险的地方。

家是什么,一家人,一间房,一盏灯,又或者,是崔颢笔下的乡关何处,一份属于华夏儿女的千古乡愁。

苏州到武汉,长江贯连,武汉至全国,血脉相通。

医务工作者、科研人员、公安民警、媒体、社区工作人员......每一个做好自我防控的你和我,其实都是逆行者。

个体不是孤岛,彼此关联,互相温暖,人们才不会无助,家国才有希望。

五院ICU,遇见一个阿姨,她说过年护工短缺,就一直留在医院,和医生护士一起,尽一份力。

逆行,不是为了成就英雄,而是为了守护我们的家,我们的城市,我们的国家。

推开窗,天气微凉,一片寂静,细看,楼下已有梅花绽放。

立春了,愿我们:早日回家!

 

                          苏州市立医院急重症科

丁琦写于2.4 立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