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多美】记疫情防控一线的“老战士”

2020-02-03 来源: 北方网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快报

作为抗击疫情的主力军和生力军,70、80、90后们纷纷冲上战场。然而,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本该在家安享天伦之乐,却因紧张的疫情形势主动要求重返战场,他们忙碌的身影,是抗击疫情战场上一道特别的风景。

坚守在疫情防控一线的志愿者“老战士”

“邹老师,现在有疫情,火车站人流太大,您年纪又这么大了,太危险。这个时候就歇歇吧,别来做志愿者了。”在南昌火车站,每个认识邹德凤的人看到她,都会这么劝她。

今年是邹德凤在火车站度过的第29个春节。每年的春运期间,邹德凤都在南昌火车站做志愿者,为来往旅客提供健康志愿服务。这个春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爆发,火车站人流密集,是感染疫情的高危场所,64岁的邹德凤仍然选择了继续坚守。

邹德凤每天奔波于南昌火车站、南昌西站、南昌客运段等地,志愿奋战在疫情防控的第一线。“虽然医院没有给我安排防疫工作,但我是一名老党员,是党培养了我,在党和国家有困难、有需要的时候,我不能退缩,越是困难,我越应该上!”

从2020年1月10日春运起,邹德凤就在火车站为来往旅客提供志愿服务。22日,南昌大学第四附属医院在南昌火车站设置了发热筛查点。每当有一批旅客到站下车,邹德凤就来到筛查点,和医务人员一起为旅客测量体温、登记上报、协助转运病人。没有到站旅客时,邹德凤就来到候车大厅,宣传疫情防控知识,为有需要的旅客提供帮助。“您好,请配合我们测量体温。”“请戴好口罩,回到家没事尽量不要外出,家里注意开窗通风。”这几句话,邹德凤已经记不清每天要说多少遍了。截止到现在,邹德凤已经在火车站坚持志愿服务了20多天。

作为一名坚持在火车站做了29年春运志愿者的老战士,每年在客运高峰期,邹德凤都在火车站做健康义诊、帮助有困难的旅客。邹德凤非常清楚的知道,除了一线医务人员,火车上的列车员也是旅客的密切接触者,也需要做好防护。邹德凤来到南昌客运段向列车员们宣传疫情防控和自身防护知识,指导他们如何正确洗手和消毒。看着即将发车的年轻列车员们,邹德凤仔细叮嘱大家:“非常时期,我们坚守岗位不能回家,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保护好乘客!遇见发热病人也不要怕,做好防护,把病人交给我们医务人员。家人在盼我们凯旋!”

舍小家为大家,邹德凤一心扑在志愿者工作上。这个春节,一日三餐吃的是盒饭,累了就在候车凳上眯一会儿,邹德凤每天至少工作10个小时。邹德凤没能和老伴儿吃上一顿团圆饭,没有时间见女儿和宝贝外孙女。

除了在车站做志愿者,邹德凤还不忘抽空去医院病房,看望春节仍坚守在临床一线的医护人员,为住院病人做防疫知识科普。“病房要多开窗通风,在室内也要注意戴好口罩。”邹德凤一边叮嘱病人及家属注意防护一边指导患者如何正确佩戴口罩。“我们虽然不是定点救治医院,但是我们的医护人员也要注意做好防护,勤洗手,早晚测体温。”邹德凤关切地与护士说。 

在邹德凤的感召下,南昌大学第四附属医院志愿者党支部招募志愿者成立抗疫运输志愿小分队,每天按时给车站驻点医务人员送饭送防护补给,为抗疫一线做好后勤保障。“一线医护人员非常辛苦,我们不能去一线,但是也想为打赢抗疫战尽一份力。党支部的倡议得到了很多党员和职工的响应,报名人数太多,很多排不上班的同事还给我私信,强烈要求参加。”志愿者党支部书记胡艳芳说。

“只要医院有需要,我随叫随到!”

大年初二一早,江西省宜丰县人民医院人事科负责人收到了一条这样的信息:“刘主任,需要我们退休人员来上班吗?我在家,只要医院有需要,随叫随到!”这条消息,来自宜丰县人民医院的退休护士胡小梅。

2019年3月,在临床一线工作了几十年的胡小梅光荣地从护理工作岗位上退休。今年春节,儿子一家回乡团聚,她本可以和其他市民一样在家享受天伦之乐,但看到不断增长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这位救死扶伤几十年的老前辈主动请缨,希望能参与新型冠状病毒患者的防治救治工作。

用胡小梅的话说,自己有30几年的护龄,熟悉临床科室特别是感染科、急诊科的救治流程。作为医院的老职工,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她觉得自己不能袖手旁观,应该尽自己的所能,为医院奉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县医院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救治的定点医院,现在是春节,有很多从武汉回来的返乡人员,防治工作面临着巨大的挑战,人手不足,物资紧张,我的同事们正面临着巨大的考验,虽然我们已经离开了工作岗位,但心里时刻都牵挂着曾经并肩作战的战友们,在这个节骨眼上,我觉得我们必须义无反顾,随时听候医院派遣,为救治工作奉献自己微薄的力量!”

坚持上户测体温的乡村医生

今年67岁的查佐斌是江西省婺源县浙源乡卫生院的一名医生,这个春节他也和同事们一起投入到了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这场战斗中来,他每天上门服务。

走进查佐斌的办公室,他正在给几位病人看病拿药。查佐斌说,他刚从村里回来,每天他都要负责监测凤山村的几名湖北返乡人员及其家人的身体状况并一一登记在册。

由于医疗条件有限,查佐斌上门测量体温使用的都是传统水银体温计,这样他会跟监测对象零距离接触,但查佐斌毫不畏惧。他说,如果政府需要,他愿意当一名逆行者。

查佐斌年轻时曾在铁道兵卫生队干过5年,退伍后,无论是当乡医,还是受聘到乡里的卫生院,40多年来,他一直以解除患者病痛为己任,正如其办公室门口对联上所写的“心施仁爱神手总回春,术萃中西良方长济世”。他是这么写的,更是这么做的。